南京晓然---您身边专业、贴心的心灵伙伴

春秋彩票 / 亲子教育

李维榕:支离破碎的女儿

发布时间:2019-4-28 浏览次数:19


在各种家庭关系中,母女之情是最为复杂的。

 

很多人都知道母子之间的情意结,这也是古往今来很多文学作品的主题。心理分析对男孩那恋母仇父的潜意识心态,表达的淋漓尽致,但是女儿对母亲的爱与恨,却不是个日常的话题,甚至难于觉察。

 



少女才十八岁,无端发出一身病症。好几年来,一直穿梭于各大医院的不同诊间,由儿科病人渐渐升级为成人科。她的病历上写满了各式各样的测试及诊治药物。

 

而她最大的满足,就是从不同医师手上取得那一袋又一袋的新药。

 

明显地,她与医疗制度结上了不解之缘,她喜欢入院居留,她沉迷于医护人员对她的关怀。医院不能再住了,她便理成章的入住一所为残障人士而设的寄宿学校。

 

她并不是残障,但是她说:在这里,我才找到人与人间的真正关怀。



 

我听着有关人士在转介这个病人时的各种形容,心中忍不住的纳闷,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少女?怎样为自己建立了这么一个病人形象?有一个不断环绕着她的主题,就是别人的“关怀”,她难道没有家人吗?怎样要以这般奇怪的方式去取得旁人的照顾?

 

社工说:这少女的父母离异多年,家中还有一个患自闭症的弟弟,她老是埋怨母亲偏心,因此不愿回家。

 

有趣的是,专业人士的报道是一回事,真正与这母女会面时,见到的又是另一回事。




其实,这少女坐下不多久就说:平时总是由社工或医师分别见我或母亲,这次我想与母亲一起直接会谈。

 

母亲与女儿相靠而坐,但是两人的眼睛几乎完全没有接触。母亲说自己是单亲,也来自单亲家庭,与丈夫分手是她自己提出来的,实在是忍不下去了。当然离婚后的日子并不好过,她说:由于儿子需要特别的照顾,也许真是忽视了女儿。原来母亲自己也有抑郁症,她说:最悲哀的是女儿不肯回家。说着说着,眼泪就忍不住掉下来了。

 

女儿好像无动于衷,只顾对我说她自己的故事。她说:不知何故,总是心中有股不甘心,例如看到别人一家团聚,就觉得为什么自己不能如此。她说:我知道自己对人十分苛刻,很难妥协。其实自己也不想这样,但是无法自我控制。

 

我问她说:你是否至今不能接受父母分离?

 

她点点头说: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。


母亲赶快解释当时的立场,但是女儿并不回应。

 

明显地,父母的离异是这个少女的心结。原来她当时十二岁,目睹父母多年的矛盾,她曾想尽办法为他们调停。无可挽救时,她的箭头自然地指向母亲,事事与母亲作对,二人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。

 

她说:连父亲走了的消息,都是由社工代为转告的。因为母亲自称“教育不足”,不如专业人士解释得那般有效。渐渐地,母女的消息全部由社工或外人代为传递。她一方面拒绝母亲,一方面又渴望与母亲接触。

 

其实,母亲也一样,她希望女儿能够成为自己的亲信,无法面对女儿那怨恨的目光,但是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尝试而不得其效,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无能,渐渐接受专业人士的介入。当然,这更造成母女的疏离




两个血脉相连的女性,坐在一股僵局里。分不开,也接不拢。

 

不是所有的婚姻都可以达到白头偕老的,当婚姻维持不了时,父母在悲愤之余,往往不知道子女的悲愤并不比他们少。而父母离异,孩子一般会根据种种理由偏袒一方,有时帮父亲,有时帮母亲,不管他们帮了哪一方,都不幸地走进一个铁三角的局面,让自己不能动弹。

 

我想这少女也一样,过了五、六年,仍然无法放下父母的恩怨。她无论提起哪一个话题,弦外之音,都是针对着母亲。

 

我对这少女的各种古怪行为,突然找到一个据点,从父母离异开始,母女间的情意结便扣得一天比一天紧。女儿的行为也一天比一天高深莫测。

 

母亲当然知道女儿的心结,但苦不得其解。她说:离婚时觉得被前夫在心中插入一刀,但是第二刀却是女儿插的。

 

当时她从男人身上染上性病,把情况告诉女儿,没想到女儿不但不同情,反而说:谁知道你是从哪里染来的。

 

母亲说:这一刀我至今也无法忘记。

 

母亲不知道,女儿这一刀,其实也插在自己身上。小小年纪,便敲上每一道医院的门,无论医生怎样告诉她身体无事,她都觉得肢离体破。家破了,人怎能没事?最后,找到残障人士的团体,反而觉得找到立足之处。

 

母亲说:她老是埋怨我不到学校去探望她,她不知道,并非我偏爱儿子,我实在无法接受学校中那些身体残缺的孩子,她并不属于那里!

 

母女二人在这难得的共处,各自诉说心中的情怀她们的话都是对着我说的,但是明显的这些话是说给彼此听的。



最后,女儿说:我最近看了一些书,让我觉得父亲也许并不完全是对的,我很担心,如果这样继续下去,可能会真的失去弟弟,失去母亲。那时就一切太迟了

 

她这段话说的好像毫不经意,但是,明显地这番话是她这次要求与母亲对话会面的目的。

 

我支持说:你知道吗?父母离异时,往往把所有家人都凝结在某个时空,不能动弹。但是事隔五年,应该是走出那一直把你栓在十二岁孩童的时段,是时候继续成长了。

 

母亲也有感而发:也许我也应该继续成长,而不是一直让自己沉在深渊。

 

但我看到母女同时向对方伸手,一同承诺要走出深渊时,我也不禁回顾自己与母亲之间多年的挣扎,那又爱又恨的纠缠。直到母亲逝去,才突然发觉,原来自己已经成为真正的孤儿了。




——本文节选自李维榕老师的《我的家庭治疗工作》



本文内容素材来自网络,文章只提供学习参考。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。版权属于原作者,如有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立即删除。 

 


如果您出现婚姻情感亲子关系问题或是心情不好、焦虑、睡不好、恐慌、强迫等明显的问题,抑或没有明显症状与不舒服,或只是有一些莫名的不适感,想进一步了解自己某些问题的潜在原因,表达您想接受心理咨询的意愿,以及您想通过心理咨询解决什么问题、困扰。拨通我们的预约电话,我们的前台助理会尽可能根据您的情况,帮您安排合适的理咨询师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心理咨询预约电话:025-84584678

微信公众账号:njxlzx(添加朋友-查找微信公众账号-输入“南京晓然心理咨询”)

 

------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www.vlaxe.com

 



微信扫一扫,开启免费咨询

营业时间:每周一、三、五、六、日 9:00-17:00
          每周二、四 9:00-20:30
预约电话:025-84584678
行政电话:025-84499216
地 址: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(陶然苑)203室 (南京电视台对面)

扫一扫
关注微信

南京心理咨询